柚木實木傢俱

關於部落格
柚木實木傢俱
  • 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勞務輸出大省相繼來穗搶人 穗企轉型升級應對“用工荒”

  21日,“黔籍人才暨高校畢業生回鄉創業、就業招聘會”在中國南方人才市場六樓舉行,貴陽53家企事業單位提供2074個就業崗位,起薪3500元,最高年薪可達20萬元。與廣州相近的待遇但卻更低生活成本的黔生活吸引了不少應屆畢業生和在粵工作的黔籍社會人員前來應聘。   隨著中西部地區發展提速,人才需求加大,中西部地區近年來正逐漸加大到東南部沿海地區招攬人才的頻率,去年至今,南寧、長沙等地都已先後來廣州進行專場招聘。廣州作為人才輸入型的中心城市,如何留住優秀的異地人才,已成為越來越多的穗企迫在眉睫需要解決的問題。   現象 從“輸送人才”到“四處挖人”   在當天招聘會現場,記者觀察到,本次招聘的各家用人單位要求的學歷都不高,普遍集中在大專學歷,個別崗位甚至放低至高中。貴陽市人力資源市場常務副主任劉潤生表示,降低企業入門門檻,是當地政府為吸引優秀黔籍人才的重要舉措。   為了鼓勵在穗、在粵黔籍務工人才回鄉就業,本次在廣州舉行的招聘活動,專門設立了現金激勵機制:凡參加招聘會的黔籍人才或高校畢業生,只要到會場均可按80元/人標準發放交通、中餐補助,黔籍人才可憑身份證,黔籍高校畢業生憑學生證可領取;對返回貴陽就業的人才,憑其與用人單位簽訂的正式勞動合同可按500元/人標準發放交通補貼。   同時,本次貴陽企業招聘的職位中,銷售、客服、行政文員等基礎性工作崗位開出的工資集中在3500元至4000元;具備管理經驗並應聘經理、會計、數據分析等終端技術和管理類崗位的薪酬則普遍在4000元至8000元水平;此外,也有部分高端技術及管理崗位開出年薪15萬元至20萬元的待遇。   在採訪中,記者發現,“想回去,離家近!”“工作生活性價比高,幸福感強。”“回家資源多,看好家鄉發展。”被不少受訪者掛在嘴邊。對比廣州及珠三角地區和貴州的情況,多數受訪者坦言貴陽現在並不比廣州差。   “以前是廣州來黔招人,現在是我們到廣州挖人。”劉潤生說,目前,貴州省對各類專業技術、技能人才、企業經營管理人才、優秀高校學子的需求急劇增長。明年,貴州全省高校畢業生有10萬人左右,但僅貴陽市的呼叫產業就需要5萬人。而貴州有48萬高校畢業生和工人在廣東地區就業或創業,僅貴陽市就有7.4萬高校畢業生和工人在廣州地區發展。   對於本次招聘結果,劉潤生表示非常滿意。不過,這隻是攬才的第一步。下一步,在廣州的招聘活動,是吸納輸出勞動力回鄉的第一場,接下來,貴州還將前往浙江、江蘇等長三角區域省市進行專場招聘,把人才吸引回貴州。   同時,貴陽將在春節到來之際,採取更多舉措吸引更多黔籍人才回鄉就業創業。此外,貴陽還將建立健全黔籍人才庫,採取他人推薦和個人自薦的形式徵集黔籍人才信息,包括黔籍企業家、黔籍高層次人才和黔籍優秀學子。   憂慮 勞務輸出大省搶人 廣州會遭遇普工荒嗎?   統計顯示,僅貴陽市向廣州市輸出的勞動力和高校畢業生就有7.4萬人,此次針對黔籍人才舉行的招聘會,是否會給年末的廣州勞動力市場帶來更大的壓力?對此,市人力資源市場服務中心主任張寶穎表示,目前貴州在穗的勞動力人數排名不到前六位,外省勞動力人數最多的身份仍為湖南、廣西等地。   但值得註意的是,2013年在廣州實名登記就業的414.47萬外來務工人員中,來自外省的務工人員為290.4萬,較2012年同期減少了2.73萬人,這是在穗外地務工人員人數首次出現下降。對此,張寶穎指出,廣州作為長期依賴外來勞動力支撐的城市,稍微有一點缺工的情況,用工企業和整個社會都會感到“吃力”。   “普工難招、難找的現象將長期存在,而且似乎無解。”張寶穎表示,工資不具吸引力,生活成本大,廣州能夠吸引外來工的,更多是作為國家一線大城市的名頭。   此外,記者從廣州市人力資源市場服務中心瞭解到,全市企業上半年需要普工150萬,同比上升了20%,但進入招聘會現場的求職者卻只有90萬,下降了16%,平均一個求職者能挑揀1.64個崗位,這一求人倍率是2006年來的最高水平。   這邊廂企業急招巨量普工,那邊廂普工卻不太領情。上半年,上述招聘會現場,只有90萬人次入場求職,降幅為16%。“這不僅僅是因為招聘信息多元化,傳統招聘會沒落,關鍵是城市的薪酬待遇、生活成本開支,對於求職者的吸引度在降低。”   張寶穎說,上述統計數字還是和城市的整體經濟運行情況相匹配的。經濟下行壓力大時,勞動力市場的反饋就會表現得相對疲軟。企業普遍缺工而勞動力供量的總體不足問題並存。   雖然勞動力市場沒有供需兩旺,但廣州對於外來工的吸引度還是在提高。該市場進行的勞動用工備案數顯示,目前已有462萬外來工在穗登記就業,比去年增加了50萬人。“一線大型城市的名頭還是很響亮的,城市的公共服務設施完備,醫療、交通、教育資源優勢明顯,帶來一定的集聚效應。”   為瞭解決普工招聘難題,該市場不斷嘗試組織企業前往外市甚至外省份招聘,類似招聘活動比往年增加了三成以上。“以前不常聯繫、交情淺的兄弟城市,根本不歡迎你去,人家缺工也厲害。”這樣的外地“搶人”之旅,往往還需要提前打好交情。   張寶穎調查發現,外來工到廣州務工,對薪酬的心理價位要高於當地工資水平500元至800元/月。但實際上,廣州企業能開出的薪酬優勢也就在300元至500元之間。“現在打工者的普遍心理月薪多集中在3000元至4000元之間。”而廣州企業能夠提供的工資也就在3000元左右,再提高就影響企業運轉了。   ■出路   工資上漲是必然 產業升級是趨勢   隨著貴廣高鐵等基建落實,貴陽等地跟廣州的“距離”縮短,貴州已經向廣州等一線城市高低端人才拋出了“繡球”。外界看來,內地具有後發優勢,對人才的需求是大勢所趨,去年至今,南寧、長沙等地都已先後來廣州進行專場招聘。   今時今日,廣州不僅需要與一線兄弟城市競爭搶才,還面臨著後發城市引才迴流的夾擊。廣州該怎麼辦,值得深思。   有專家建議,“工業4.0”時代漸行漸近,機械化生產將是廣州傳統製造業擺脫“用工荒”的有效方式。   “在創新產業上,廣州必須有緊迫感”   廣州製造業向來人員需求量大,焊工等一線工人非常吃香。廣州一家汽車用品公司負責人崔福超告訴記者,公司今年初流失了近20%的一線工人,就連辦公室跟單文員也“跑”了不少。   事實上,令崔福超等人擔憂的是,現在企業不僅“招人難”,還“留人難”。面對“兩大難”,廣州企業各出奇招,有提高員工待遇的,也有出台員工激勵機制的。崔福超說,他們還希望通過轉型升級來緩解困境,比如開發新產品、增加新設備,提高技術含量和生產附加值。   企業內部升級轉型的大背景是廣州市的升級轉型。華南師範大學人力資源研究所所長諶新民介紹,統計的用工缺口主要針對的是外來務工者以及城鎮新成長勞動力(技校、高中畢業生),而這部分人群的用工需求在縮小,“勞動密集型企業轉出去了,對外來工的需求減少了。”   諶新民認為,出現這種結構性變化,原因正是廣州市產業結構調整,所以針對外來用工的統計缺口有所減少。數據顯示,從2008年全面推進“退二進三”開始,截至2012年年底,廣州市累計關停和搬遷“退二”企業224家。   “這是一種無可避免的‘陣痛’,也是產業升級的必經挑戰。”中山大學博士生導師、行政管理學系教授陳天祥表示,從短期看,廣東難免延續“用工荒”的態勢,但這是調整產業結構的必經階段。他說,人才升級、交通升級、技術密集的產業升級,“尤其在創新產業上,廣州已經滯後,必須有緊迫感。”   產業轉型導致用工結構變化   受訪業內人士坦言,現在廣東一些企業的工資和內地相比,沒有太大的優勢,要想留住員工,加工資是必然的選擇。與此同時,一些企業還縮短了加班時間,原本每周休息1天的,改成了一周雙休,以增加對員工的吸引力。目前世界經濟回暖,中國企業接到的訂單量增加,需要擴大生產規模,不但要想辦法留住老員工,還要增加新員工,企業不得不漲工資。   記者在今年招聘會巡場中看到,雖然近年來珠三角的工人工資不停上漲,普工工資可以達到2500元至3000元,比年初上漲10%至12%。但這個工資水平與其他沿海城市相比並無優勢,就算與內地城市相比優勢也不大,“原材料成本、人工成本的上升對珠三角企業造成了壓力,工資很難再有大幅度提高,因此企業也在考慮機械化生產提升效率。”   薪酬加多少才算是個頭?中山大學嶺南學院財稅系主任林江說:“人才方面,估計以後供應會越來越緊,工資再高也未見得能滿足用人需求,因此從長遠來講,會出現兩種情況:一是企業提高工資,招聘到合適人才,生產成本上升,產品價格上漲,轉嫁到消費者頭上;二是企業無力長期負擔高工資,逐漸實現生產自動化,利用機器取代人力,這有可能是珠三角產業發展的趨勢。”   廣州市人力資源中心主任張寶穎持類似觀點,由於人工越來越高,企業也在不斷升級技術、擴大機械化生產。   有轉型成功的穗企已經嘗到了機械化生產的甜頭。南沙區的大型面料生產企業互太紡織是一家典型的勞動密集型企業,其行政部經理杜耀忠曾為“用工荒”犯愁不已,不過現在則“輕鬆多了”。“我們廠普工都是些體力活,門檻不高,而且工資挺高的,再加上機械化以後用工需求下降了1/3,所以今年感覺還不錯。”   “2009年的時候,我們用工需求量是7200人,現在只要4800人。”互太紡織工廠負責人趙陽說。   ■廣州留人靠什麼   從外來工到新廣州人   他找到歸屬感   2011年7月31日,53歲的李會成成為廣州市首批積分入戶人士,並且以318分的高分排名第一。從1993年來到廣州荔灣區城管車隊做維修工開始,老李第一次成為了真正的廣州人。拿到入戶卡後,他又為二兒子辦理了隨遷入戶,了卻了兩樁累積多年的心事。   拿到廣州戶口,李會成覺得最大的改變是醫保、社保都享受到了市民待遇。“以前入戶前,醫保是外來務工人員的標準,單位每月代交50元,但是醫保卡裡沒有資金,門診費不能報銷。”現在,李會成每月交50多元醫保,平時有些小毛病,門診也能報銷一兩百元,住院報銷的比例也有提高。   “以後我和愛人的養老都沒有壓力。”李會成給記者算了一筆賬,再過幾年他們夫婦退休以後,每月一共能拿到3000多元的退休金。   在廣州工作的這些年,李會成的工作多次受到好評,1998年和2008年,他兩度獲評廣州市“優秀城市美容師”稱號,並多次獲評區優秀工作者等榮譽。“之前沒有底氣,現在有了歸屬感”,加上妻子兒孫都在身邊,作為一個新廣州人,他活得很幸福。   福利好返崗率超九成   他們想帶老鄉來   龍師傅在廣州一家玻璃生產企業任班長,今年春節後他把兩個兒子也帶來廠里上班了,一家四口一個月收入過萬元。“廠里提供了一套居室,電視、洗衣機、熱水器都有,只要交水電費就可以了,我們一家四口住在一起挺好的。”龍師傅說,目前廠里回來的工人已經有九成以上,工廠提供免費住宿,不少工友都想帶老鄉過來。   無獨有偶,廣州本地一家連鎖美容店的員工返崗率也達到八成以上,“我們比較註意企業文化,每個月都有定期活動,例如針對企業里以女性員工為主,組織她們跟其他以男性員工為主的企業進行聯誼,拓寬交友空間等等。”該連鎖美容店負責人郭先生介紹。   南方日報記者 張西陸   實習生 任飛  (原標題:勞務輸出大省相繼來穗搶人 穗企轉型升級應對“用工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